孟子与古典自由主义

提到儒家,人们往往会想到三纲五常、道统、礼教杀人等等的专制与压迫个人的概念与形象,似乎很难与「自由主义」联系起来,甚至于觉得儒家是反自由主义的。这样说倒也没错——因为后世的儒家在实践中确实是专制的、是压迫个人自由的。但或许令人讶异的是,在儒家的「亚圣」孟子的著作中,却处处透漏着原始、质朴的自由主义思想。甚至可以说,就差那么一点点,便可以发展出中国自己的古典自由主义理论体系了。

只是很遗憾,后世的儒家并不强调孟子的这些观点,而是将他顺从于「儒家主流意识形态」的部分使劲发酵,对于其类似古典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部分则予以忽视——尽管这一部分占到了大约《孟子》一书的五分之一以上。

Continue reading »

孟子選摘

近來讀《孟子》,遂尋章摘句。

發現我對於孟子還是能夠認同不少的。且對於孟子的認同遠超孔子以及後世儒家——其實我儒家學說讀得不多,也似乎有且只有孟子的部分內容能夠引起我的認同。大抵是因了他的「好辯」罷,是以總是給我一種年輕人的感覺,似乎他的這些言行事蹟都是二三十歲時的作為,最晚不超過四十歲。然而從史料上看,起碼他「去齊」之時已有六十歲了。(但他又辯解說——不是他好辯,是不得不辯,因懼楊、墨二家盛而儒衰而辯。不過孟子也坦然,認為楊家其實與儒家近,而墨家離儒家最遠。這倒讓我這個兩千多年後的後人想到一些很有趣的映射,或許會在日後寫一寫。)

特註:摘於此處的,也不完全都是百分百認同的,有的是大體認同,有的單單是因為他的論述或者說辯述太有趣了。當然,也是那個年代的人的行為的太過有趣,為孟子充實了他的例子。

Continue reading »

于光影中寻故乡——《别离》与《英雄》中的环境与细节

[注]本篇图片较多,约需消耗 31 MB 流量。

「故乡」这个概念,其实不仅仅是空间上的,也是时间上的。(除此之外,还是「事件」上的。)因此,简单地说哪个地方是故乡,其实并不真确。那个空间上的方位可能已经变得越来越陌生,因此不得不往他处寻故乡。

伊朗就是这样一个颇让我有「故乡感」的地方。而这又要归于阿斯哈·法哈蒂的电影《别离》(جدایی نادر از سیمین) 和《英雄》(قهرمان), 分别拍摄于德黑兰和设拉子这两座相隔千里的城市。

Continue reading »

从「无过错离婚」说起

「 无过错离婚 」 (no-fault divorce), 顾名思义,即没有任何一方有过错,两个人仅仅因为「想离婚」,于是就可以离婚。当然,法律条文上来说,一般准许无过错离婚的国家,都要求必须乃「婚姻无可挽回地彻底破裂」才行。也就是——真的一天都过不下去了。

对于中国大陆人来说,这似乎就是「离婚」一词的最基本的定义,大家可能难以想象或接受的是,在诸多国家,这并不可能。

Continue reading »

路边花(雨天傍晚)

花其实很小,只是因为离得近。另外正好展示了一下 Xperia 1 III 的 2.9x, 1.0x, 和 0.7x 的三种不同的缩放倍数下的效果。没有 4.4x 的因为没法在这么近距离下用 4.4x. 2.9x 已经很难聚焦了。这应该属于暗光环境下的表现,因为时辰已近日暮,还阴着天下着小雨。

摄于 111 年 3 月 1 日 17:14:08

Continue reading »

如何更改 Photoshop 和 Premiere Pro 的 Splash Screen

这将是一篇非常快速的 Tutorial.

其缘起就是:Adobe CC 2022 这一代的诸多软体的 Splash Screen 就简单地路太可怖 (simply way too horrifying). 尤以 Photoshop, Premiere Pro, Illustrator, and After Effects 这四个最为恐怖,这其中又以前二者最甚,甚至能够激起人的多种负面情感——恐怖、憎恶、愤怒、恶心等等。曾经的无脸女和无头男都远不及这一代的 Photoshop 和 Premiere Pro 的 Splash Screen 的恐怖程度的万一。为了这个我都一直没有使用这一代。

但如果真的要用这一代,又不想看见那丑陋且恐怖的 Splash Screen, 该怎么做呢?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