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兰与威尔斯的两个「总检察长」

在英格兰和威尔斯,有两个职位被译作「总检察长」,一个是陛下的「总受托人」(HM Attorney General), 另一个则是「陛下的总检察长与库务律师」(HM Procurator General and Treasury Solicitor). 前者是官员,后者是文官队伍成员。一个与检控刑事公诉案件(i.e. 一般意义上的「检察长」职责)有关但不直接负责,一个则无关。 Continue reading »

搞笑的 Spotify

Spotify 很搞笑,突然就不让站外引用了,引用的话就只有一小段 ‘preview’.

我寻思着,这要是放在以前,HTML 和浏览器不支持原生播放音视讯文档也就罢了——彼时的诸多播放器大多都是以 Flash 的形式内嵌的。但现在 HTML 已经原生支持音视讯播放了呀。你不给人家听全,人家还不能自己搞一下吗?像做成下面这个样子,需要花很多时间吗?还可以自己加字幕!

Continue reading »

更新了一下 CSS 以及时间戳

最近对博客的 CSS 进行了一些小的更新。比较明显的就是——末尾的时间戳变得更丰富了,就像这篇的那样。加入了月相,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最「丰富」的时候则有如以下两个所示——

112 年 12 月 25 日 落日时分
癸卯年十一月十三  🌕︎ − 1
25  Dec  2 Cha 3  (Mon)  15:55
时有小雨
9°C  a. t. 5°C
H. 86%  WSW 25 kph
行宪纪念日
112 年 5 月 6 日 晨光熹微
癸卯年三月十七  🌕︎
6  May  1 Cha 3  (Sat)  03:33
晴,清风拂面
11°C  a. t. 7°C
H. 72%  WSW 16 kph

加冕日

Continue reading »

从英国独立,然后爱上她

可能大家无法想象,印度与联合王国有多么相像。

我是说,制度上。

比方说,印度国会也是由三部分组成——总统、联邦院与人民院,人民院采用 FPTP 选举产生;联邦院则复杂一点,有非选举的委任议员。拨款相关的草案只能由人民院产生,联邦院甚至无权否决或修订。一般草案也是两院皆可产生,在每院经历完三读并通过后送往另外一院经历三读,如两院都通过,则送呈总统批准,批准过后即为「国会法案」(Act of Parliament). 如果在一院通过后在另一院受阻,则可发起联议 (joint session), 联议的结果,由于人民院议员为定额 550 人、联邦院议员为限额 250 人,因此只要人民院不是悬持国会,则一般人民院能通过什么,联议就能通过什么,也即也是实际上的人民院可以 override 联邦院。草案也分为政府提案 (government bill) 和议员提案 (private member’s bill). 不太相同的唯有他们的人民院的草案,只要在单一国会会期内无法通过,则会自动掉落,即便是政府提案也无 carry over 的特权。而联邦院的草案则反而可以一直 carry over, 持续几十年都没问题。

而且,他们的人民院的代表色也是绿色,而联邦院的代表色则也是红色。还有他们曾用过一段时间的「总统旗」——

Continue reading »

新的旧习惯——聆听数位广播

很久以前曾有听 Podcast 的习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不听了,大抵是当时听的东西逐渐变得过于无聊,于是就中断了。

不过前两天,一个友人向我推荐了由 The Economist 出品的 The Prince, 我找了来听,着实不错,除了我仍旧无法像节目中的主持人那样对搞邪恶的马运的学生抱以任何哪怕最底限度的同情外,整体上确实是一次不错的聆听体验。

于是我便又去找寻了一些值得关注的 Podcasts——找到它们的 RSS 并加入浏览器的书签,然后手动浏览这些 RSS 页面,将感兴趣的节目的音讯档保存到在地,再手动拷贝到数位音讯播放器中,戴上有 3.5 mm 接头的有线耳机去听。

Continue reading »

Diary, Journal, and Ephemeris

德语版的《哈利·波特》在翻译第二本里瑞斗的 ‘diary’ 时,不同的译本对此有不同的用词选择。比较常见也是日后被官方「钦定」的译法是 „Taschenkalender“——也即 ‘pocketcalendar’; 另外一种译法则是 „Tagebuch“ – ‘daysbook’. 这是几乎除了英语外的所有日耳曼语族语言的「日记本」的构词法——丹麦语 »dagbog«, 荷兰语 “dagboek”, 冰岛语 „dagbók“, 挪威语、瑞典语 «dagbok» 等等。就连英语也有 ‘daybook’ 一词,只是被更加「高贵」的拉丁语源、法语源词汇给「冲」了。一如 abandon 代替了 forsake 一样。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Taschenkalender“ 更为贴近于英式英语中 ‘diary’ 这个词的含义,但 „Tagebuch“ 却更为接近于小说中所描写的、可以被我们理解为「日记本」的那个意思,也就是英式英语中的 ‘journal’.

Continue reading »

Windows 源自何方

[注]出于某些原因,本篇中的术语词采用简中译法。

这是一张截至目前最新版本的 Microsoft Windows 截图——Windows 11 22H2, build 22621.521, 最新最新了。

但如果我要问,它有多老呢?或者说,它的历史有多久?

Continue reading »

由春到秋(照片 20 张)

[注]本篇图片较多,约需消耗 37 MB 流量。

不知不觉 111 年已经来到了最后的一块,初春时还曾经常整理照片,然后便是一下子到了现在。遂挑拣出尚能看的 16 张,整理并张贴于兹。其实也有开 Flicker 账户,既往的所有公开照片都在这里可查。

摄于 111 年 4 月 15 日 10:30:43

Continue reading »

如何禁用 Skype for Desktop 的自动更新

自 8.87 版本起,skype 桌面版就强制用户采用如下左图那样的傻逼的新的视讯电话介面,而且无法回复到如下右图那样的旧的介面。我真的很难相信到底有多少人希望在打视讯电话的时候时时看着自己傻逼的脸,还要让它显示得那么大,这简直是反人类的设计。

New Layout

Old Layout

所幸的是,也不是没有办法禁止 skype 自动更新。尽管微软已经取消了官方合法的做法,但仍有办法绕过。

Continue reading »

整理的发现

最近一阵在整理保存的图片(含照片、荧幕截取以及网图)和视讯(含自己录制的以及网路上下载的)。发现,这种自我生成内容,其实很难造成庞大的体量。

我的所有照片与自录视讯片段,自 98 年 7 月至今,总共 2,767 张照片,85 段小视频,不过才 24.9 GB(当然,2022 年起画幅规格抬升到 4K 后,25 段全长才 2 小时 18 分 30 秒的小视频就 34 GB 了——而这直接放 Google Drive 里而非 Photos 里了,毕竟有些 Google Photos 甚至都不能播放)。

所有留存至今的荧幕截取,自 98 年 12 月至今,总共 3,763 张(包含各类行动装置或桌上装置甚至虚拟机器的),总共才 1.62 GB.

而我所保存的网图,自 99 年 6 月至今,总共 1,571 张,才 960 MB.

保存的网路视讯片段(Twitter, YouTube 下载的那些)尚未整理,不过想必也不会太多。后来整理完了,总计 630 段小片段,合计 20.6 GB 大。

就是这样一个小的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