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用 Substitute() 与 Find() 进行右起寻位

于遝津家中 | 38.825°N 121.321°E
15°C  | 天阴 微凉 小雨 弱风

假如在 Excel 中,A1 单元格内有字段「Das.Leben.der.Anderen.bluray.1080p.dts.mkv」,那么如何将其在 A2 单元格内处理成「Das Leben der Anderen bluray 1080p dts.mkv」——也即,除了后缀名前的点不替换外,其他的文件命中的点全部替换为空格?

又假如有很多不同文件类型的文件名中均含有带点的,都需要将文件名中的点替换为空格并保留后缀名前面的点不变,该怎么做呢?

这里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定义后缀名前面的点的位置。通过观察可以发现,后缀名前面的点是右起第一个点。那么问题来了,Find() 函数是左起寻位的,那么如何定位右边第一这样的概念呢?

答案是——可以结合 Substitute() 函数来达到右起寻位的效果。

Continue reading »

Libri Audibiles et Dramata Radiophoniarum

这里收集了我以前整理的一些有声书和广播剧。现在也没时间去做这方面的资源了,因此估计也就不太可能会更新了。表格都是从旧博客上直接搬过来的。

另外,我准备向 Audible 之类的服务投降了。之前觉得 Audible 把码率压得那么低导致人声有毛刺感是忍无可忍的,现在发现拿音响播放也听不到什么毛刺感,所以又变得可以忍受了。尤其是相对于要等上好几个月的快递外加自己逐一抓轨、转换来说。而且有些内容恐怕只有 Audible 上有,并没有 CD 版,或者 CD 版早已售罄,你说让人怎么办呢。

不多说了,以下是之前整理的表格。很抱歉非常抱歉特别抱歉尤为抱歉当时这些资源都只传了百度网盘。

Continue reading »

应对 YouTube 网页的新外观(亦谈及 Twitter)

2017 年 8 月的时候,YouTube 为其网页上线了一款新外观。新外观的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到让你都快不认识这个「大」字。大到让人怀疑自己是不是在用移动版。

自然,这一举动遭到了大家齐心协力的抵制。于是 Google 为人们提供了「返回旧版」的选项。慢慢地,「返回旧版」的选项没了。但只要你注入一个 cookie 去继续开启「返回旧版」的设定,就可以继续用。再后来,专门针对此的用户脚本、浏览器 Add-on 也被开发了出来(而 Google 则不遗余力地一次次地找理由下架那些能够帮助人们回到旧版 YouTube 外观的 Add-ons),大家似乎抵御住了 Google 的这波「进步」攻击。

Continue reading »

Firefox 小技巧:制作「单窗口 Web app」

很多人可能都用过 Chrome 的一个功能,那就是将某个软件的 Web app 制作成一个没有地址栏的单独窗口的「捷径」。方法很简单:在菜单中选择「更多工具」,然后选择「创建捷径」。之后在弹出的问询框中勾选上「以窗口模式打开」就行了。



但要想在 Firefox 中做到这一点,那就麻烦了。而且实际上,这又是一个 Mozilla 本着为用户着想从用户出发生怕用户嫌这浏览器功能过多的忧狐忧用户的拳拳之心而本来有却后来刻意放弃的功能。而且是很早(2010s 初)就放弃了。

但是这一功能其实还是可以通过一定方法勉强实现到一定程度的。方法如下。

Continue reading »

让 Windows Server 2019 适合个人使用的方法

可能有不少人最终也像我一样为 Windows Server 作业系统所折服,大叹「真香」并且非 Server 版本不用。但 Server 版的系统又需要做一些特殊的「处理」。网络上能够搜寻到一些教程,但它们又有的实在是折腾得太过了,或者有的教程已经过时了。因此我整理了一下用于 Server 2019 的「初始化」设置方法。

Continue reading »

Windows 10 Tweaks – TenForums Collection

这里是一些长年累月从 TenForums 上看来的我个人觉得有用的用于 Windows 10 的小技巧。有些可能部分内容是重复的,有些可能已经不能再适用于最新的 Windows 10 版本了,有些可能已经不再需要(比如「人脉」已经自己消失了,不是嘛)。总之,这个页面上所收集的这些帖子所对应的内容可能横跨 1507 至今的各个版本,对于已经过时的(不再适用或者不再需要的),点进去的话帖子里会提醒你,我这里就不一一排查删除了。对于以后新增的(我会时不时地去逛逛),我会补充到最后。

Continue reading »

On Firefox

2019 年于我来说一个比较重要的事便是与 Firefox 和好,然后再次与 Chrome 决裂。与 Chrome 的再次决裂当然有那令人无法忍受的标签页体验的原因,也有不能对表格进行选择的原因,也有文字渲染和页面滚动上的原因,也有我用的输入法不被 Chrome 支持导致候选框不跟随光标而是跑到 Chrome 窗口的最左上角的原因……等等等等,但最重要的还是——Chrome 在我这里偶尔会引起莫名其妙的风扇狂转。概率不高,但也十分恼人。

而与 Firefox 和好则是因为 Firefox 到了 68 代终于勉强堪用了。这当然要感谢那些 Firefox 虐其千百遍其待 Firefox 如初恋一般的扩展开发者们,还有那些活跃在 GitHub 上的奇人异士,为 Firefox 的外观及本体功能的改造做出了许多许多的贡献。

当然之前我的主力浏览器依然是 Firefox, 不过我把 Firefox 56.0.2 一直用到了 2019 年夏天。终于在 2019 年,从春天到夏天,我凭借自己这愚笨的大脑,发挥着百折不挠的精神,去学习如何改造 Firefox, 在尝试建造了 3 个 profile 后终于定型,于 2019 年末彻底把 Firefox 68 ESR 换成了主力浏览器。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