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旧习惯——聆听数位广播

很久以前曾有听 Podcast 的习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不听了,大抵是当时听的东西逐渐变得过于无聊,于是就中断了。

不过前两天,一个友人向我推荐了由 The Economist 出品的 The Prince, 我找了来听,着实不错,除了我仍旧无法像节目中的主持人那样对搞邪恶的马运的学生抱以任何哪怕最底限度的同情外,整体上确实是一次不错的聆听体验。

于是我便又去找寻了一些值得关注的 Podcasts——找到它们的 RSS 并加入浏览器的书签,然后手动浏览这些 RSS 页面,将感兴趣的节目的音讯档保存到在地,再手动拷贝到数位音讯播放器中,戴上有 3.5 mm 接头的有线耳机去听。

Continue reading »

Diary, Journal, and Ephemeris

德语版的《哈利·波特》在翻译第二本里瑞斗的 ‘diary’ 时,不同的译本对此有不同的用词选择。比较常见也是日后被官方「钦定」的译法是 „Taschenkalender“——也即 ‘pocketcalendar’; 另外一种译法则是 „Tagebuch“ – ‘daysbook’. 这是几乎除了英语外的所有日耳曼语族语言的「日记本」的构词法——丹麦语 »dagbog«, 荷兰语 “dagboek”, 冰岛语 „dagbók“, 挪威语、瑞典语 «dagbok» 等等。就连英语也有 ‘daybook’ 一词,只是被更加「高贵」的拉丁语源、法语源词汇给「冲」了。一如 abandon 代替了 forsake 一样。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Taschenkalender“ 更为贴近于英式英语中 ‘diary’ 这个词的含义,但 „Tagebuch“ 却更为接近于小说中所描写的、可以被我们理解为「日记本」的那个意思,也就是英式英语中的 ‘journal’.

Continue reading »

Windows 源自何方

[注]出于某些原因,本篇中的术语词采用简中译法。

这是一张截至目前最新版本的 Microsoft Windows 截图——Windows 11 22H2, build 22621.521, 最新最新了。

但如果我要问,它有多老呢?或者说,它的历史有多久?

Continue reading »

由春到秋(照片 20 张)

[注]本篇图片较多,约需消耗 37 MB 流量。

不知不觉 111 年已经来到了最后的一块,初春时还曾经常整理照片,然后便是一下子到了现在。遂挑拣出尚能看的 16 张,整理并张贴于兹。其实也有开 Flicker 账户,既往的所有公开照片都在这里可查。

摄于 111 年 4 月 15 日 10:30:43

Continue reading »

如何禁用 Skype for Desktop 的自动更新

自 8.87 版本起,skype 桌面版就强制用户采用如下左图那样的傻逼的新的视讯电话介面,而且无法回复到如下右图那样的旧的介面。我真的很难相信到底有多少人希望在打视讯电话的时候时时看着自己傻逼的脸,还要让它显示得那么大,这简直是反人类的设计。

New Layout

Old Layout

所幸的是,也不是没有办法禁止 skype 自动更新。尽管微软已经取消了官方合法的做法,但仍有办法绕过。

Continue reading »

整理的发现

最近一阵在整理保存的图片(含照片、荧幕截取以及网图)和视讯(含自己录制的以及网路上下载的)。发现,这种自我生成内容,其实很难造成庞大的体量。

我的所有照片与自录视讯片段,自 98 年 7 月至今,总共 2,767 张照片,85 段小视频,不过才 24.9 GB(当然,2022 年起画幅规格抬升到 4K 后,25 段全长才 2 小时 18 分 30 秒的小视频就 34 GB 了——而这直接放 Google Drive 里而非 Photos 里了,毕竟有些 Google Photos 甚至都不能播放)。

所有留存至今的荧幕截取,自 98 年 12 月至今,总共 3,763 张(包含各类行动装置或桌上装置甚至虚拟机器的),总共才 1.62 GB.

而我所保存的网图,自 99 年 6 月至今,总共 1,571 张,才 960 MB.

保存的网路视讯片段(Twitter, YouTube 下载的那些)尚未整理,不过想必也不会太多。后来整理完了,总计 630 段小片段,合计 20.6 GB 大。

就是这样一个小的发现。

DA 风景美如画

无他,就是今天整理出了一些 DA〈新时代〉的截图而已。精选其中 21 张贴在这里。另外,我是前不久才知道,那个海克列城堡竟然是在汉普,属是极南之地了,却被剧组乾坤大挪移说成是在约克,也是够有反差的。

Continue reading »

保守主义应该保守什么?——写在罗诉韦德案判例推翻后

这真是一个令我极为扭曲的时刻——一方面,我出于并非反堕胎的原因,乐见罗诉韦德案的判例终被推翻;另一方面,我却又十分担心,美式「保守主义」终将遍及世界。可能很多年以后,人们一提到「保守主义」,就想到基督教,就想到反堕胎、想到反 LGBT, 想到捍卫「上帝给予的」持枪权。而美式「保守主义」之外的所有流派,将式微到几乎不复存在的地步。

Continue reading »

春天乎?夏天乎?

写下这篇的标题的时候,已经是 6 月 17 日的凌晨了。今天如果没有意外,英格兰中部将首次登上 30 °C 的「炎热」天气。

但是对于英国人来说,现在还没进入夏季——是的,欧洲这边以及英语文化圈,皆以夏至日为入夏,以秋分日为入秋,以冬至日为入冬,以春分日为来年的春天开始。

Continue reading »

小忆浏览器的血脉

IE 的终结虽然确实值得唏嘘,不过它也不过是又一个「生于不义、死于耻辱」的案例罢了。

活到今天的所有浏览器,其实就是两个体系:马赛克 (Mosaic) 和 KDE. 前者诞生于 1992 年末,甚至可以说是国家意志的产物——是在美国前副总统戈尔的 High Performance Computing Act (1991) 的推动下,于美国国家超级电脑应用中心诞生的。而 KDE 则最初源于 1996 年 10 月 14 日的一封电邮,当时 24 岁的巴登符腾堡程序员 Matthias Ettrich 在主业之余发出了一封公开信,想要开发一款名叫「酷桌面环境」(Kool Desktop Environment) 的桌面,并向社会招募程序员,在 KDE 的最初构想中,就包括一个关于能够浏览网页的东西。

Continue reading »